威廉希尔手机版-英国威廉希尔公司手机版-廉希尔首页

然而这些元素未能给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的票房带来好运,首周末全球票房1.24亿美元,其中北美本土票房2900万美元,被给予厚望的中国票房约合2800万美元。由于影片制作成本高达1.85亿美元,据估算最终可能造成1.2亿美元的亏损,这需要美国的派拉蒙、天舞影业、20世纪福克斯(三家各占30%)和中国的腾讯影业(10%)四家投资方共同承担。在口碑上,烂番茄网站70%的好评率和Metacritic网站54分的媒体均分虽然好于上一部,但并不足以让影片盈利。如今的观众似乎已经对这个“被未来的液体终结者一路追杀”的故事厌倦,上一部《终结者:创世纪》(2015年)就被批“时间线混乱”,最终全球票房4.4亿美元,在中国收入1亿美元,超过北美。“这个系列要走向终点了”,《好莱坞报道者》援引业内人士的评论,“《终结者》第一部和第二部积攒的口碑和品牌资产,终于被后面这些续集给耗尽了,打击了观众们对新拍版本的兴趣”。

施瓦辛格带走“肌肉大片”

票房败绩该让年过古稀的施瓦辛格来“背锅”吗?不可否认,72岁的施瓦辛格是《终结者》系列最大功臣,几乎每一部都有出场(《终结者2018》中用的是年轻化的CG特效)。在1984年的《终结者1》中,施瓦辛格是邪恶的“魔鬼终结者”,那个人类皮肤下的金属骨架和红色眼球的冷酷形象,已然成为电影和流行文化史上的标志形象,被无数后来者模仿、致敬。到了1991年的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,人气高涨的施瓦辛格转到正义阵营,像父亲般一路保护主角。整个《终结者》系列6部影片中,只有《终结者2018》是跳出这个叙事模式,改拍了未来战场的故事。

诞生《终结者》前两部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也是施瓦辛格电影生涯的巅峰。以他和史泰龙为代表的“肌肉型”动作明星,是那个年代好莱坞动作科幻大片的典型代表,他们用充满荷尔蒙的男性气息,在银幕上维护着和平和正义。相比近年来仍能够拍出《洛奇》《第一滴血》和《敢死队》系列的史泰龙,施瓦辛格的人生轨迹被“州长生涯”一分为二:2003年之前,他是当仁不让的顶级动作巨星,一个从奥地利移民来的健美冠军,靠着自己天赋的身体条件和机遇,一步步成为最具世界影响力的好莱坞明星,给影坛留下《野蛮人柯南》《终结者》《魔鬼司令》《铁血战士》《真实的谎言》等一系列代表作;2003年至2011年,施瓦辛格两度出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,利用自己的明星气质和影响力推行财政改革方案。卸任后的施瓦辛格回归电影圈,但年事已高的他难以像当年那样打满全场,多是在《敢死队2》和《金蝉脱壳》等片中客串和担任配角,包括最新这部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,他也是在影片过半后才登场。

施瓦辛格见证了传统美式动作片最辉煌的年代,他正面、亲和的形象符合当时人们的价值观,本人的经历也体现“美国梦”的实现轨迹。但就像《终结者2》开始用电脑特效来创造新的角色,新千年后好莱坞大片全面进入特效时代,不再青睐施瓦辛格、史泰龙、尚格云顿这些拳拳到肉的动作男星,如今观众最爱的钢铁侠、蜘蛛侠、星爵(饰演者克里斯·帕拉特正是施瓦辛格的女婿)都可以在特效帮助下魅力十足。在此风潮之下,“肌肉男”逐渐退出主流舞台,史泰龙的《敢死队》系列可以说是老牌动作明星最后的“挽歌”。

“打不动”的施瓦辛格仍有幽默感,他当年在《龙兄鼠弟》中的形象曾大获好评,之后还能在这条戏路上继续发光发热。正如美国《名利场》3日的调侃,“既然回归影坛之后的作品都不算成功,施瓦辛格是否可以考虑下在喜剧和进军参议院的道路上二选一呢?”▲(图①为1991年《终结者2:审判日》中的施瓦辛格,图②为今年《终结者:黑暗命运》中的施瓦辛格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Copyright © 2019-2023 www.cie-expo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本站所有资源均采集自互联网,本站不存储实际资源,也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,也不享有版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了权益,请邮件告知。邮箱:电子邮箱